亦雪_见叶倾心🍃

何曾精妙无匹,不过我手写我心。

这是个看文的大号xi
小号@亦雪_沉迷吸修🍃
亦雪/顾梓笙
努力治好懒癌

all叶all,all黑子,all金

痴汉苍井翔太
沉迷全职高手
沉迷老叶美色无法自拔

【赤黑】愿君安好(上)



CP:赤黑


*私设:黑子同样是小少爷,黑子家较之于赤司家更有家的温馨,势力也不容小觑。赤司和黑子为竹马竹马。
*赤黑气场轻微改动,如感觉弱化或圣母化人物请指出。
*人物归藤卷ooc归我。
*语法问题请指出。
*ooc致歉大概会有很多ooc,已尽量避免。
*一千个人心中都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不喜这样的赤黑也请轻喷。
*以上OK?请往下看。



——Do you want to marry me?
——I do.
毫不犹豫,情意绵绵。
——Do you want to marry me?
——Do or don't,you can guess it.
心有迷惘,情深如常。
——Do you want to marry me?
——Let me think about it...please...
顾虑渐多,犹豫不决。
——Do you want to marry me?
——Sorry......
委婉回应,痛彻心扉。
——Do you want to marry me?
终只剩下了『愿君安好』的回答。
“哲也……”
我们情深如往,你却不在身旁。
“现在就只剩这四个字代替你陪着我了……”
赤发男人怔怔的看着泛黄的信纸,视线逐渐变的模糊。

赤黑。愿君安好


一。

赤司征十郎和黑子哲也从小就认识。

当然不是什么类似于小时候偶然见面然后玩到一块了这种狗血剧情——至少在两人看起来不狗血。

他们两个因为出生于世家之中,两家往来又颇为频繁,甚至住所都相邻,所以两人从小就一起了,可以说是两家家主看两个孩子一起长大的。

赤司年前出生,黑子年后出生。小时候的黑子,总会软糯糯的叫赤司“征十郎哥哥”,上挑的尾音总能激起赤司保护的欲望——虽然黑子多次表示他要成为保护赤司的那个人。

赤司家内部环境较为严肃,所以赤司从小就开始学习很多东西。相比较而言,黑子家则宽松很多:没有繁重的学习任务,没有过于严苛的要求,倒是更像家一些。

所以,每当赤司学习完当天必学的东西后,总会发现黑子坐在沙发上,两条白白的腿一晃一晃的,手中抱着杯香草奶昔,满脸幸福的喝着。那时候的黑子哲也,还是个什么东西都会表现在脸上的孩子。

后来黑子一家搬走了,悄无声息。赤司在黑子搬走那天,好巧不巧的参加了钢琴比赛。等他回来后,他发现哪里都找不到黑子了。甚至没有黑子留给他的一丝一毫的信息。

于是,两个人都变了。

他们都变得善于隐藏情绪,一个用微笑做伪装,一个把表情藏起来。甚至一个越来越耀眼,另一个越来越不引人注目。

命运的齿轮转动间,把两人拉开。

又将两人聚到一块。


二。

“……赤司君,好久不见。”

黑子哲也面无表情的看着站在他桌旁的赤司征十郎。旁人只见赤司笑的温柔,黑子却从他眼中读出了一些戏谑。

“哲也,好久不见。”赤司从容的答到,还伸手揉了揉黑子的头发。“这么久了,哲也头发揉起来还是这么舒服。”

黑子的脸色瞬间阴郁了下来,不轻不重的把赤司的“魔爪”拍到一边。“请不要这样做,会长不高的。”一边说着,还伸手整了整被揉乱的头发。

本想说“哲也只要现在这样就好”的赤司看见“自家”小孩儿阴郁的脸色,还是选择把嘴边的话咽回去。几年过去,就算自己每天都坚持锻炼,也不好保证能接下他的手刀。

赤司收回手前,又在黑子脸上捏了一把。

“哲也现在住在哪呢?”

“赤司君好像调查隐私的猥琐大叔。”

“嗯?哲也你说什么?”

“赤司君我们家又搬回去了你知道地址的马上就要上课了赤司君请赶紧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不然老师会生气的。”

赤司又在黑子脸上捏了一把,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下午篮球部的部活,赤司和黑子都不出意料的看到了对方。

两人眼神短暂的交汇,又转瞬分离。

此后的两年里,赤司和黑子越来越默契。或许是因为隐藏的太好,除了绿间真太郎旁观者清,紫原敦敏锐的察觉力和虹村修造看的透彻外,其余人倒还真没发现什么异常。

尤其是青峰大辉和黄濑凉太每天都在无意识的“争夺”黑子,赤司·大魔王·准队长·学神·学生会长·征十郎表示,这两个人是时候好好惩罚一下了。

各种方面的。


三。

不知不觉间,又过了一年。

去年,帝光篮球部再次得到了全中赛第一,两连霸的记录令人咋(ze)舌。

就那场比赛过后,几个未成年的国中生找了个地方畅快的大吃大喝。结果除了紫原喝酒如喝水,赤司绿间懂得克制意外,酒量奇差的黑子和不会克制的黄濑青峰醉的……千奇百怪。

黑子一直嚷嚷着热总想往凉的地方靠,大概是觉得赤司的体温刚好吧,他便一直抱着赤司不撒手。

而黄濑和青峰两人……清醒的三人表示那两人醉了都还在互相挑衅灌酒差点弄到酒精中毒。

后来自然是各回各家了。值得一提的是,黄濑是被他的经纪人一脸嫌弃的开车带走的,青峰则是桃井一路“骂”着带走的。

赤司因为跟黑子同路,自觉负起了把黑子送回家的责任——就算不同路他也不会让别人送啊。

不过这里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黑子趁着醉酒告了白,什么“喜欢了很久了”啊,什么“赤司君是我一个人的”啊,什么“赤司君不喜欢我怎么办”啊都说了个遍。赤司自然是心花怒放啊,一句一句回应了黑子。

坏消息是,黑子·醉酒小迷糊·酒量奇低·一杯就倒·刚告完白·哲也差点贞操不保。幸亏赤司是个顾大局的人,知道自家小孩儿还不知道自己喜欢他打算先告白然后再做这样那样的事。

于是,就在国三上学期的那个寒假,黑子生日那天,赤司告白了——准确的说,是求婚了。

他单膝跪下,眸中只剩下黑子哲也一个人。

他缓缓开口,低沉的嗓音煞是诱人。

他问他:Do you want to marry me?

黑子愣了,他倒是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他红着脸,小声的说了一句话。

赤司笑了,紧拥住了黑子。

就算别人没有听见,都无妨。

他知道,他心悦的那个人,说了什么。

“I do.”


四。

上天给你了一颗糖,接下来永远都会是一棒子。

就在他们赢得了三联霸之后,黑子才清晰的意识到:现在的赤司,已经不是原来的赤司了。

原来的赤司,就算很严厉,也对队友关爱有加。但现在……与其说是严厉,不如说是冷漠。

居高位者自傲的冷漠。

但是,现在的赤司,眼中也多了一抹孤寂。

曾经的伙伴们,也没有了对篮球的热爱,没有了青春的热血,没有了目标,仅仅把胜利看作是一切。

黑子开始厌恶。

厌恶篮球,厌恶冠军,甚至厌恶自己。

那段时间,连黑子哲也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日复一日的重复着形式上一样的东西,直到毕业的前一个月。

他开始振作起来,想要将伙伴们,将赤司的热情寻找回来,想让他们认识到,打篮球不是为了胜利。

所以,他再次不辞而别。

所以,他们分道扬镳。

他去了诚凛,一座无名的学校。

他去了洛山,著名的篮球豪门。

他不断的努力,不断的前进,只为追赶上他的脚步。

但即便如此,在就快能见到他的冬季杯上,他败了。

败给了自己曾经的光,青峰大辉。

青峰大辉于黑子哲也来说,跟荻原成浩同等重要。再次被沉重的打击,黑子再度怀疑自己之前所有的努力。

甚至,连想要见到那人的决心,都因为打击,缓缓散去。



TBC


但愿这几天能码完。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今天的空影依旧在咸鱼。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