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雪_见叶倾心🍃

何曾精妙无匹,不过我手写我心。

这是个看文的大号xi
小号@亦雪_沉迷吸修🍃
亦雪/顾梓笙
努力治好懒癌

all叶all,all黑子,all金

痴汉苍井翔太
沉迷全职高手
沉迷老叶美色无法自拔

【赤黑】愿君安好(下)




CP:赤黑




五。

黑子有一帮好队友。

他们在黑子失意的时候,给他鼓励,让他重新振作,伴他前行;在他迷茫的时候,指点迷津,将他引出迷雾,助他进步。

所以,他走出来了。

所以,他成功了。

诚凛在全中赛上赢了,赢了赢过他们的桐皇,赢了赤司带领的洛山。

赛后,他们一同聚会,庆祝这来之不易的时刻。

黑子回到家后,看见家门口站着一个红色的身影。

“赤司君……?为什么……”

赤司定定的看着黑子,唇角扬起。那抹温柔的笑无比熟悉,黑子眼眶一酸,差点流出眼泪。

“哲也,我回来了。不欢迎一下我吗?”

黑子三步并两步走到赤司面前,认真的看着他,笑了。

“欢迎回来,赤司君。”

“我回来了,哲也。”

与蓝发少年温润语调相伴,赤发少年一步上前抱住了他,他内心独一无二的宝物。

此后的生活,于这两人来说,有些变了。

本来遥远的距离,因为两人的通讯变的近在咫尺;本来拉远距离的两颗心,因为两人心意再次相同回到了同一频率。

高三,毕业典礼后,赤司在黑子不之情的情况下,只身一人来到诚凛。

黑子与好友们道别,站在离校门不远的地方,看到的便是那耀眼的红发少年朝他微笑。

他任由那人拉着他,他们走了很久,终于到达目的地时,黑子也不禁露出了笑容。

“这里……是小时候跟赤司君一起来的地方呢。”

“不过今天来,有重要的话想对哲也说。”

黑子看着赤司认真的眼脸,不由得也认真的回望着他。

“哲也。”

他听到他的名字从他嘴中出来便如诗一般,悠扬,明净。

“Do you want to marry me?”

这句话,与记忆中的那句一样,让人着迷。不过这次,他迟疑了一瞬。

不是因为有了更喜欢的人,只是考虑的多了。

他知道赤司不会考虑的比他少,但在这件事上,他宁愿让自己是个懦弱的孩子。

“赤司君……不,征君。”他说。

“请让我……考虑一下吧。”

说罢,像是为了安抚他一般,他主动浅吻了他的嘴角。

赤司怀抱住他,嘴角泛起无奈的笑。

这时的他,也不过是个,懦弱的孩子啊。


六。

东京大学。

黑子和赤司毕业后,都来到了这里。

黑子选择了文学系,赤司则选择了金融系。

之前的一番“失败”的求婚,仿佛没有影响到两人一般,他们还一如既往的相处,一如既往的散发着别人看不透的甜腻气息。

赤司虽然没有求婚成功,但和黑子还是保持着恋人关系。

四年,相安无事。

大学毕业后,两人合力开了一家公司。

事业蒸蒸日上,生活没有什么大的波澜。

就在两人都觉得,这样平淡的生活会持续一辈子的时候,上天又来了不大不小的玩笑。

有时候就是这样:越是想要平静的生活,越不会平静;越是想要一帆风顺的度过,越会碰上足以毁灭希望的绝望。

在感到不适去医院检查并看到结果后,一向家教良好的黑子哲也也终于在心里爆了粗口:TMD开玩笑???

犹如无数言情小说为了促进男女主角感情的必备桥段一般,黑子的生活这回也狗血了一把。

他被查出了肿瘤。

在自己的颅内。

所以,在这以后他的22岁生日上,赤司再一次求婚时,他拒绝了。

强忍内心的痛楚,他拒绝了。


七。

黑子坐在飞机上,脑中却满是拒绝时的情景。

他记得自己说:“赤司君应当有辉煌的人生。
“我对赤司君来说,一定不是伴侣的最佳选择。
“赤司君将来一定会遇到一个像曾经的我一样爱你……不,是比曾经的我更爱你的好女孩。
“她会嫁给你,成为你的妻子。
“她会为你,为赤司家传宗接代。
“最主要的是,她能伴你一生。
“但是我不能。现在的我,只将赤司君当做朋友看待。
“曾经的我,真的很爱赤司君,很爱,很爱。
“但是,我始终无法战胜现实。
“所以……
“再见,赤司君。
“再也不见。”

他清楚的看到,赤司眼中,再无温柔。

他甚至不敢直视赤司赤红的双眸,低下头让刘海遮住自己的脸,也挡住赤司的视线。

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赤司的想法,但他知道,自己的心,已经千疮百孔。

他听见赤司突然笑了,笑的凄凉,笑的绝望。

“哈……哈哈……好,黑子哲也,你很好。”

他的下巴被赤司用力捏住,被迫抬头看着他。

“既然你是这样想的,那就如你所愿。”

“我们,再也不见。”

说罢,赤司转身离去。

黑子自嘲的笑笑,也转身,向着与赤司相反的方向远去。

两人都未曾看到,对方脸上的泪痕。

赤司回到两人曾经一同住过的公寓,发现这里已经没有了黑子哲也的气息。

此刻他竟只能露出苦涩的笑容。

收拾好书房的东西,来到了卧室。

枕头下压的有东西——这是他的第一想法。

身体快于意识,他上前掀开枕头,看见了压在下面的东西。

一张两人合照,一个戒指,一封信。

他仔细端详,发现这枚戒指是之前求婚时送给黑子的。

他将照片小心翼翼的拿起,手指轻抚那人的笑颜。

又将信纸展开,里面只有四个字。

『愿君安好』

没有署名,没有日期。

但他知道,这是那个人留下的。

因为有那人的气息。

泪水不受控制的留下,润湿了青年的脸庞。

这一刻,他终于还是像个孩子一般,无声的哭了出来。

赤司只觉得眼前黑暗。

心口更是痛的让他难以呼吸。


八。

三年。

黑子在国外没有让自己闲下来,他怕会想起在远方的那个赤发的青年,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回去找他。

他只能通过不断的工作来麻痹自己。

颅内的肿瘤,也已经切除了。在癌细胞扩散之前,他接受了手术。

或许是上天觉得玩笑开过头了,他的手术意外的顺利。

恢复后,黑子便投入到繁忙的工作中。

不敢停下,因为会想到他;改变自己的习惯,因为会想到他;封存自己的记忆,因为里面都是他。

他只有这样,才能够将他压在心底。

像是个秘密一般,默默守护。

最近,他跟某家公司谈妥了合作,打算见个面吃顿饭正式确定下来。

时间约在了1月31日。

他的生日。

那天,他如约而至。

那天,他眸中满是那个赤发青年。

“好久不见。”他听见他说。

“是啊,好久不见,”他听见自己说。“赤司君。”

像是在逃离什么一般,他飞快的与赤司谈论完了公事,飞快的吃完了饭,与赤司告辞了。

因为赤司的出现,他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于是,当他看到刺眼的白光时,就觉得“我大概……再也见不到赤司君了吧……”

失去意识前,他听见了撕心裂肺的喊声。

“赤司君……难得这么失态呢……”

看着蓝发青年缓缓倒下的身体,赤司瞳孔张大,喊出了那个日思夜想的名字。

“哲也——!”


零。

——你愿意嫁给我么?
——我愿意。



赤黑。愿君安好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今天的空影依旧是条咸鱼。
开放式结局,食用鱼块。
前文可点击tag查看

评论

热度(18)